<pre id="92spq"></pre><center id="92spq"></center>

    1. <code id="92spq"><small id="92spq"></small></code>
    2. <object id="92spq"></object>
    3. 【媒体关注】对话公募“领跑”者,金鹰基金陈立:曾经下的“苦功”,都会作用到基金业绩上

      时间:2019年05月16日

      摘要:陈立管理的金鹰主题基金在2019年全面爆发,但他投身股票投研事业已经超过12年了。12年的历练造就了他独特的投资方法,既非完全选股,也非宏观选时,而是以超乎深度的基本面研究,捕获行业投资机会,获取超额收益。

       

      2009年,想在南方地区工作的陈立,离开北京的一家基金加盟金鹰,这一呆,就是十年。十年内,他覆盖过一个个曾经的“冷门行业”,从医药、到化工、到农牧养殖,旅游,再到担纲投资岗位后的全市场覆盖。他的研究足迹伴随着许多小市值公司长大,也伴随着医药、旅游、农牧的明星公司从热门走到冷门,又从冷门走到热门。

      耐得住寂寞,拥有“跨多次市场周期”的投资经历,绝对收益的投资偏好(担任过专户投资经理),对许多行业和公司有长期深入研究,这些履历或许一起造就了今天的陈立。回首看,今天的一切都不是偶然。

       

      板凳要坐十年冷

      今年以来,陈立管理的金鹰主题优势基金,持续领跑全行业股基。到四月中,该基金的收益率一度突破60%在权益类基金中稳居最前列。投资者的追捧随之而来,从去年年底至今,该基金的规模翻了三番,金鹰主题优势也成了公司的“爆款”。爆款背后,最令人关心的时候,上述业绩的来源究竟是什么?投资决策的逻辑完善么?短期爆发的业绩未来会有重复的可能么?这些答案随着对话展开而一一破解。

          或许是工科背景的原因,对话中的陈立还有一丝腼腆和朴实,但也有自己的执着和自信。尤其是对深入一线获取的行业资料,他讲来如数家珍。本科学的工程机械,研究生在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念的产业经济学,陈立和不少明星基金经理都曾是同窗和校友。

      2007年,陈立毕业后加盟的是北京的一家大型基金管理公司,当时是股市的最高峰,上证指数6124点的前夜。股票投研人才的社会地位处于巅峰。初入公募基金团队,陈立被分配研究医药——这个现在各家机构重点布防的行业,在当年是十足的冷门。“公司多、市值小、交易量少、业绩贡献少”,医药行业这几个特点凑一块就一个结论,研究员的短期“性价比”,不高!但入行的陈立,不畏惧从“冷门行业”研究起。他当时就认定,医药虽然是一个小市值板块,但是公司众多,性质各异,很锻炼人。“你可以在里面研究(医药)周期股、(医药)成长股,还可以打磨对高估值企业和低估值企业的判断和投资,这是个不错的起点。”而且医药这个行业,长期发展的逻辑特别清晰。所以适合长期跟踪。

      陈立看来,医药板块总体上的投资逻辑就是人口老龄化、消费升级以及创新药物重磅驱动的力量。“消费升级的这种驱动是个刚性需求,会伴随着人的支出能力的上升,这些因素推动这个板块持续向上,中长期机会一直很大。”选择在医药行业沉淀下来的陈立,回首看发掘和熟悉了一大批牛股。当时的“板凳要坐十年冷”。现在看来成为具前瞻性的重要安排。

       

      把握农业板块的经典机会

      除了医药化工这个大分类之外,陈立早年还重点钻研了农业和旅游板块。今年以来农业板块大涨,早早的就被陈立把握住,这不能不说,和当初的长期积累有关。

      当其他投资者去年末还在怀疑疫情发展、讨论猪价能否大涨时。陈立很早就坚定的判断,未来猪周期的启动会提前,且力度很大。所以,他早在去年四季度就把养殖类的几个当家个股买到接近满仓,并重仓至今。

      陈立说,猪肉价格的周期非常明显,大致受“蛛网模型”驱动,呈现三年一轮的波动。正常情况,今年猪肉价格也要见底。而内地的猪的疫情,是去年九十月份就开始出现,这次疫情的特点是,第一、疫苗较难研制。第二、是疫情本身导致地区范围内的猪的大量扑杀,不仅降供应,而且去产能。第三、没有发现传染人类的情况,使得不会严重影响人们对猪肉消费的需求。

      由此,去年陈立就判断,此轮猪肉价格的周期启动时间必然提前,且涨势不会小,持续时间更不会短。尤其是,这个领域的几家龙头公司陈立都很熟悉。对于其中优秀者的状况和发展模式,更是了如指掌。他认为,此轮疫情对于规模越大的龙头公司,长期发展越有利,因此他在出手投资时也格外有信心。

      年前对农业板块的经典机会的把握,使得他管理的基金在今年取得了较为突出的成绩。

       

      第四类风格——“精选行业”、“中观击水”

      大部分主动风格的股票基金经理分三类,一类是擅长自上而下,从宏观入手,层层往下配置、形成投资组合。一类是专注自下而上,精选个股。再有一类是把两者结合起来做决策。

      陈立是第四类风格,他既不过度倚重宏观,也不只看个股。他更多的是从“中观”入手,把配置重点放在行业这个层面。对于陈立而言,他更关注的是行业层面的投资逻辑。在对个股和行业基本面熟悉的前提下,结合政策和产业环境,寻找有爆发力的板块投资机会,然后重仓进入。

      比如,去年四季度的农牧板块即是这么一个行业性机会。各方面的形势比较清晰,变化方向较为一致,合成了一个巨大的投资机会。这类机会是陈立会放大投资比例出击的。

      当然,未来的投资机会兑现到一定程度,他也会考虑退出。这方面,陈立也有自己的清醒认识。

       

      从做加法到减法

      回首十二年投研生涯,包括先专户、后公募的投资历练,陈立最大的感受是,一个基金经理的成长是不断摸索、向前的。

      简单的归纳是——先做“加法”(增加覆盖面),后做“减法”(把握确定性机会)。

      他自己体会,初上投资岗位,新基金经理往往对把握每一个行业的投资机会都有兴趣,对自己的研究能力是足够强大的,期待在多个行业里都要找到最牛的股票。

      但经历了一段时间后,这种思维通常会很快收到市场的“教育”。“在A股市场,面面俱到进行研究的难度非常大,做投资还是要适当的逐步的做一些减法,大方向要和个人能力、特点、历史积累契合。此外,个人的能力、精力总是有限的,要聚焦在最有比较优势的领域中进行投资和研究,最能出成绩。”

      陈立说,目前金鹰基金已经形成了8~10个长期投资能力比较有优势的领域,这些领域的机会,他们力求比市场早发现、精钻深,并成为未来投资的业绩贡献来源。

       

      未来的投资和投资的未来

      对于今后的投资方向,陈立提到,要结合宏观的判断选择盈利模式清晰的个股。陈立认为,去年末以来,A股市场已经经历一定幅度的上涨,市场已经从一个低估的状态进入了一个估值合理不贵的状态。未来,二季度市场呈现板块分化的概率大,可能面临来自宏观经济数据的考验。

      他还认为,当前,外部环境仍在波动,国内稳杠杆的态势依然维持,证券市场的改革有望落地。宏观逆周期调节依然在发生作用,这个阶段对于有竞争力的公司是有利的,所以,投资还要继续做好前瞻、深入、持续的基本面研究,精选优质公司,使基金投资分享这些优质企业中长期成长的价值。

      当然,研究的”板凳”他还是要坐下去,能一直坐下去,才能持续推动业绩的“文章”持续“做”下去。

       

      猫咪社区APP-官网|A爱彩